RoverK

【日本组】归来贺

兔牙师傅:

·原作:《彩虹六号:围攻》


·CP:Hibana今川由美子/Echo江夏优(日本组)


·首页的大家,好久不见


·这是迟来的新年贺文,也是半年没写文后的归来之作,私设众多,请多指教






12月31日,白雪覆盖名古屋中部国际机场。


江夏优站在来往不绝的人潮之中,身上只穿着一套秋日的便装,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之后,他体会到了被自己的妖怪无人机冲击时的眩晕和头痛,浑身每处肌肉的酸涩感都在助长他径直回到自己的公寓里蒙头大睡的欲望。


他刚从南方温暖的亚热带城市飞回祖国,因此突如其来的寒冷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尽管提前看了天气预报,但是不用努力想也知道,在两地的机场买到过冬的装备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他又犯了懒,相信走出机场到达车站这一路上应该不会冻死人。


就在他拖着步子即将慢悠悠地通过大门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


下飞机之后他立刻打开了手机,倒也没有指望会有什么人在跨年夜给他发邮件。毕竟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自己专用的安全频道内待机,除了上级有紧急指示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联系到他,而他几乎不去用自己留给大多数同事的那个号码,于是他们都相信他是一个根本不看手机的人,无形之中的确省去了许多麻烦。


但是有一个人是知道他的专用手机号的。


“发件人:今川”。仿佛是知道他会打开手机一样,发送的时间是他在几万米高空飞行的途中。


“前辈,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喝一杯?大家一起热闹一下。”


江夏优不为人知地翘了一下嘴角,更加隐秘的是他胸膛里油然而生的一阵暖意,几乎令他的心脏一时过载宕机。


“不了,谢谢。”可是紧接着他平复了心情这样回复道,似乎连借口都懒得编造。


他相当抗拒对任何人说谎,尤其是对今川,因为你要编一个谎言就要再接着编十个来圆它。然而他又怎么能告诉她自己刚刚和前女友的部队一起执行了一场相当艰难的任务,双方协作下才勉强取胜。全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不光自己险些被手榴弹的余波冲得吐血,满后背都是淤青,摔倒时还磕伤了嘴唇,就连妖怪的螺旋桨也严重受损,简直就是丢了全SAT的脸。


所以“不解释”在江夏优心中就是一个成年人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今天可是年关,他可不想扫任何人的兴。


“真可惜啊,本来还买了烟花打算凌晨的时候放呢。不过还是欢迎你回来,好好休息吧。”


今川那总是欢快的声线在江夏的脑海中长久地反复播放,这是帮助他熬过漫长风雪之路的良药。等他坐上会市区的车时,他的后背已经疼得没有知觉。车厢内外的温差让车窗上蒙了一层厚厚的水雾,江夏用手抹掉了一层,立马就会有新的一层雾气填补空缺。


窗外的暖色灯光映在这块不透明的玻璃上,像是在大雾的天气里突兀照射过来的一缕阳光,只是没有一丝温度地在那里发光照明罢了。江夏无聊地坐在座位上动也不想动,没过一会就歪着头睡着了。


 


 


车子刹车时的惯性让江夏的后背撞到了椅背上,骤然的疼痛使他惊醒。他强压下喉咙里的闷哼声,抬头看了一眼报站牌。


果然坐过站了......


无奈提着行李下车,忍着浑身的骨肉疼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江夏优忍不住想要祈求上天让人生重来。


时间已近凌晨,马路上空空荡荡看不见车辆或是行人,大概想沾染些过年气氛的人都在家里看红白歌会或者是跑到河边去放礼花了吧。


江夏实实在在地叹了口气,庆幸好在自己出于职业需要对城市的线路十分熟悉,简直比对东京老家还要熟稔十倍。他一手拽着行李箱,一手伸进衣兜里抓着手机,又开始指望起会有什么人来给他发个邮件。


这次奇迹并没有出现,而他只身一人穿着单鞋徒步在落满新雪的人行道上趟出了一条窄窄的路,未经打理的黑色短发上挂着雪化成的水珠,狼狈又倔强得如同热血漫画里寡言的男配角。


走到自家楼下时,江夏一眼就认出了停在路边的警局前辈的私家车。还没等他计算出在旧一年的最后二十分钟看到只有半面之交的同事的车停在自己家楼下的概率,后排的车门忽然打开,从车上跳下一个苗条修长的身影,竟然是今川由美子。


“前辈!”今川朝他的方向挥了挥手。


江夏(物理和生理上)一头雾水地走上前去,一瞬间居然担心自己会被今川一把掳进车里卖掉。


“今川......”在这种情景下江夏根本组织不出合适的语言,低着头紧盯着今川的腰带扣。好在她起码有穿足够厚的衣服。


“我想前辈一个人会不会太可怜了,于是就顺便过来接你去河边放烟花。”今川略显兴奋地说,“前辈您这是?”她显然无法理解一向谨慎的江夏从最近车站的反方向走回家的原因。


“别问了......还有我还没到用‘可怜’形容的地步吧?”江夏提不起精神地说道,看来今晚三点之前自己是别想好好休息了。


今川笑了几声,一把夺过江夏的行李扔进后备箱,把他拉上了车。车里满满当当塞了五男一女,今川一半的屁股坐在了江夏的大腿上。


江夏憋着痛呼僵硬地坐在座位上,胡思乱想着第二天递给上司的报纸里会不会有“SAT干员带头违反交通法规”这样的新闻出现在社会版面。


今川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在封闭的车内大显神通,让他的头脑越发昏沉,他想闭眼休憩,却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去感受左边大腿上的重量。


把半边身子压在他身上的可是全日本最有能力的女特警之一——“有能力”的意思就是她可以一人制服五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再加上她最近开始对比自己大三岁却与她平级的前辈格外关怀,早已看出这一点的江夏根本无法制止当下自己脑中不由自主的叫嚣。


当车子靠近河岸时,黑夜中绽放的烟花已清晰可见,不只一朵,而是无数朵各色各样的火花在天空中此起彼伏地爆裂开来,又在半秒钟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渐渐地已经可以听到人们的欢呼和笑语声,许多女孩子化了可爱的妆容,穿上颜色淡雅花纹繁复的和服,和自己的朋友、家人在长堤上漫步,时不时地仰起头欣赏烟花。


“HIBANA......”江夏隔着车窗张望,遥想自己此前最后一次赏烟花,还是十六岁之前,在东京的杉并区,他那时也和家人一起,似乎走了很长很长的路,至于当时自己感到快乐还是疲惫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真漂亮啊。”今川·“HIBANA”·由美子故意说道。


“嗯。”江夏轻声应和了一声。


车子停靠在路边,众人下车徒步走到了河边。


“前辈你怎么穿那么少?”今川终于注意到江夏在衣着上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季节,连忙要回车里找警局配发的棉衣。


“不用了,穿警服太奇怪了。”江夏拒绝道,他实在是自己怕麻烦,也不想麻烦别人。


“那你多活动活动,来放烟花吧。”今川递给他一个打火机,笑眯眯地指挥道。


江夏本来觉得自己这两天已经活动过头,可还是走近了一桶烟花边蹲下,伸出手点燃了引线,随即慢悠悠地向后退去。


第一簇烟花嗖地蹿上半空,一声炸响后散作一大团赤红的火星。


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原来不知不觉间倒数已经结束,现在已经是1月1日了。


“前辈,新年快乐,还有欢迎回来!”今川踮起脚在江夏耳边大声呼喊道。


“你也是,新年快乐。”江夏扯着嗓子喊道。


“还有——”


烟花的爆炸的声音盖过了所有人的呼声,连同今川的声音一起吞没了。


江夏茫然地看着今川,终究还是没有去追问她到底说了什么,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评论

热度(38)

  1. RoverK兔牙师傅 转载了此文字